Alex

忘羡存粮地

【忘羡】深夜六十分12:火锅妖精

正襟危坐的炕:

清汤锅妖精叽x麻辣锅妖精羡



突发的脑洞,爆肝赶上了,7000字甜饼,傻白甜,私设多,ooc,架空设定不要纠结哪个次元的。

瞎几把吃火锅,不要较真,我也了解不深。

【其实每一种火锅里都住着一个妖精,身高不足两寸。人类听不到他们声音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当人们沉浸于美食产生快乐的情绪的时候,火锅妖精都会以此为食,获得修炼的灵气。】

【祝有情...妖精终成眷属】





————————————————————————


深夜六十分12:火锅妖精


 


 


 


 


其实每一种火锅里都住着一个妖精,身高不足两寸。人类听不到他们声音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当人们沉浸于美食产生快乐的情绪的时候,火锅妖精都会以此为食,获得修炼的灵气。


 


魏无羡就是其中一只小妖精


 


————麻辣锅妖精。


 


 


 


====


 


 


 


“哎哎哎,别先放素菜!”魏无羡原本悠悠闲闲地翘着腿漂在红油上,直到看到那双筷子挟着豆芽就要往锅里下,一下子坐直了。


 


 


“哎呀,肥牛捞起来啊都要煮烂了!还吃什么呀吃...”他恨铁不成钢地捂住眼睛。


 


 


太惨了...不忍心看了...对面的妹子一看就是火锅老手,你这样还相个屁的亲啊。


 


 


不尊重火锅简直就是在侮辱火锅爱好者的灵魂,这相亲我看是要吹...


 


 


果不其然,对面的妹子眼睁睁地看着土豆早早地被下锅,在锅底凝成一坨一坨的,整个锅面惨不忍睹,脸都要绿了。


 


 


魏无羡长叹一口气,往后一靠,重新躺回红油上。


 


 


奇异的是,那红油竟然没有将他衣袖给沾湿,他身体外围像是有一层屏障,让他完美地溶于液体中又不被弄得湿透。


 


 


“要死咯,这餐又吹了,吃个饭怎么都让妖精不安生啊!”他闭着眼睛嚷道。


 


 


“闭嘴,吵死了,就你话多。”隔壁桌的番茄锅里一个小小的身影不耐烦地喊道。


 


 


“江澄,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怎么就话多了,我不过是想纠正一下他的火锅习惯,他不尊重火锅就是不尊重我————”他懒洋洋地准备长篇大论驳之,窗外传来的淡雅清香钻进了他的鼻腔,直接顿住了。


 


 


江澄似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继续说道:“他们又听不见,你再纠正有什么用,还白费口舌,不如等下一个锅重新修炼。”


 


 


他没有等来如往常一样的反驳,奇怪地转头看向隔壁桌:“哎听到没有,魏...”


 


 


“魏——无——羡!你他妈又去别人家店干什么!!给我回来!!”


 


 


 


====


 


 


 


“蓝湛蓝湛!”魏无羡扒在素白色锅的边缘喊道。他看着蓝忘机静静地坐在水中闭目修炼并没有理他,苦恼地摸了摸下巴,然后长眉一挑。


 


 


“蓝——二——哥——哥!理理我呀,我来啦!”


 


 


蓝忘机依旧不动如山,眼睛都没有睁开。


 


 


魏无羡气极,卷起袖子就跳进了锅里,将一锅的清淡颜色搅得透红。坐在桌边的一对情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点的清汤锅颜色渐渐变深,直到变成了半红半白的样子,一脸惊讶地检查菜单上是不是点错了锅底。


 


 


“嘶...”魏无羡冷得直哆嗦,但还硬着头皮摆手将锅底颜色搅得更浑。


 


 


清汤锅是开在“云梦”对面的“云深”火锅店里的特色锅底,不同于其他锅底,颜色清可见底,不论放什么食材进去,都不会变浑浊。最神奇的一点是这个锅底的表面上像是浮着一层寒气,食材捞上来却都是热的。


 


 


而且,这家店有个奇怪的规定,这个锅底一旦被点,就只准放素菜进去,任何点清汤锅和荤菜食材搭配的都会马上被强行撤锅。限制非常多,但是偶尔会有追求新奇的人来品尝,所以蓝忘机一天也就出来个两三次,其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呆在屋内修炼。


 


 


————蓝忘机就是这种锅底的专属妖精。


 


 


“魏婴,出去。”蓝忘机终于睁眼了,皱着眉盯着他。


 


 


“那可不行,出去了,你蓝二公子可就不理我了。”魏无羡笑道,被只针对妖精有用的寒气冻得发抖,顺势在水中滚了两圈。


 


 


“......”浅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魏无羡对于成为他视线的焦点非常满足,浑身上下轻快地都像是要飘起来了,嘴上喋喋不休地补充道:“你锅里总是这些绿的白的,都不会觉得无趣吗,我给你下点酥肉好不好?啧啧啧,脆脆的酥肉一下锅就吸收了汤汁,整个人肉软而不烂,滑而不腻...多棒啊是不是?”


 


 


“有规矩。”蓝忘机回道。


 


 


“啥规矩不规矩的,你们蓝家就是规矩太多!人生在世、啊不,妖精在世,自己开心最重要啊,来,我给你下点羊肉卷吧,美滋滋得都在滴油...”说着他转身就要招手把隔壁的羊肉卷给偷偷摸摸地卷过来一片。


 


 


蓝忘机在他快要得逞之时将他从锅里推了出去,并让蓝曦臣关上了加注了封印的门。


 


 


 


====


 


 


 


哦,忘记说了,魏无羡喜欢蓝忘机很久了。


 


 


麻辣锅妖精偷偷地暗恋着清汤锅妖精。


 


 


说出去可能会震动妖精界。


 


 


====


 


 


 


“唉...师姐...你说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变成你这样呢。”魏无羡撑着头问道。


 


 


忙着跑来跑去收拾店面的江厌离闻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笑着看向他,道:“我们阿羡怎么啦,以前不是说当妖精最轻松了吗...自由自然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


 


 


少年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道:“师姐,修炼成你和蓝家大公子这样可以随意切换妖精和人身的状态,是不是就可以自己开店啦?”


 


 


江厌离将不足2寸的他捧在手掌上,笑眯眯地盯了半晌,问道:“你的意思是想和蓝家二公子一起开店吗?”


 


 


“师姐!我不是————哎呀!没有...!真的没有!”魏无羡将脸埋进手掌间,像是被拽了毛的猫,浑身上下不自在地颤动着,最后直接翻过身趴在江厌离的手上将脸埋进了她的手掌心。


 


 


半晌才从唇舌间闷闷地挤出来一句:“是不是修炼成人形就可以时时见到他了...”


 


 


江厌离一愣,回道:“你现在也可以啊。”


 


 


“才不是...他每次看到我都一副冰冷至极的样子,只有逗他的时候才会看我两眼,平时都躲在那修炼的冷泉里,我一跳进去就被他赶出来了!可是...我一跳进去就是会变成红油锅啊我也没有办法!”他委屈地撇撇嘴。


 


 


江厌离卡住了,想了想好像是这样,她和金子轩一个是莲藕排骨锅,一个是枸杞鸡汤锅,虽然种类不同,可是都算非辣锅,以前约会双修的时候都不会把锅底搅混,倒也非常方便,因为妖精离开锅太久了是会被抽掉生命力的。


 


 


现在每次都是魏无羡去找蓝忘机,而蓝忘机因为规矩,不让他进锅里,魏无羡每次也都呆不长,就得回到自己的火锅里补充灵力。


 


 


江厌离看他在那里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也有点难受,道:“其实想要修炼成人形,双修是比较好的一条途径,不过...”她将后半句咽回了肚子里没有说下去了。


 


 


不过双修是妖精界的契约,一般只会和喜欢的人一起进行。


 


 


她的阿羡对蓝家二公子这般喜欢,怕是不愿意接受和其他人双修,而蓝家二公子...看现在的情况...真的会同意和他双修吗?


 


 


魏无羡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点着头道:“好主意,我去问问蓝湛!”啪叽一下子就从江厌离的手掌上跳了下去,小小的身影兴冲冲又动力十足。


 


 


【别走啊...还没说完呢...】江厌离看着他的背影欲哭无泪。


 


 


 


====


 


 


 


魏无羡冲进了“云深”火锅店,直接碰上了同样在收拾店铺的蓝曦臣。


 


 


“蓝、蓝大哥!蓝湛他现在休息了吗?!”魏无羡急匆匆地问道。


 


 


蓝曦臣微笑着看着他,道:“休...没有休息吧,我帮你去看看。”然后转去了内间。


 


 


嗯...魏公子来了,忘机应该会很高兴...直接叫醒他吧。


 


 


魏无羡点了点头,坐立难安地坐在桌子上,屁股下面像是放了小石子,身体动来动去。


 


 


五分钟,蓝曦臣捧着白色的锅走了出来,将清汤锅底连同刚整理好衣襟的蓝忘机一起放在了桌上了,笑着道:“我先去厨房收拾一下,你们聊。”


 


 


“好!谢谢蓝大哥!”


 


 


等到蓝曦臣的身影消失在帘子后面,魏无羡才急急慌慌地扒着锅檐问里面端坐着的人:“蓝湛我们双修好不好!”


 


 


少年刚刚睡醒还未完全清明的双眼微微睁大,眼睛里倒是不剩一丝困意了。


 


 


“真的真的,我听我师姐说,变成人形的最好途径是双修,蓝湛,你要跟我双修吗?”魏无羡身子都快倾到锅里去了,突然想起来不能把锅弄浑浊,又匆忙地坐回了原位。


 


 


“...你要和我双修?”蓝忘机刚睡醒的声音比起平日更低更磁,听得魏无羡一阵心神荡漾,整个人都快飘飘然了。


 


 


“是啊!我要跟你双修!我们双修好不好啊,这样你修炼效果也会比较好,不用每天都泡在这冷泉里了。”


 


 


————也可以多花点时间注意一下我。


 


 


蓝忘机紧紧地盯着他,半晌没出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魏无羡以为他不想常常看到自己,一下子急了,高声嚷道:“蓝湛,你要是不愿意和我双修,我就去找温宁啦,他现在也闲得很呢。”


 


 


蓝忘机搭在腿上的手指猛得攥紧了衣服,脸色突然变得青白交加,抬头看向他,冷冷地道:“你和谁都可以双修?”


 


 


魏无羡愣住了,心想双修不就是坐在一起修炼吗,你不愿意,我不就只能找别人了吗。同时一股委屈涌上心头。


 


 


...还不都是为了经常看到你。


 


 


蓝忘机看他迟疑了,脸色渐冷,长袖一挥,转过身去背对着他道:“你走吧,不要再来了。”


 


 


魏无羡一瞬间如坠冰窖,脸色发白,嘴唇张合着,发不出一丝声音,之前的兴冲冲都被这笔挺的背影一巴掌拍醒了。


 


 


蓝忘机大概,是真的,很讨厌他。


 


 


 


====


 


 


 


“阿羡...怎么啦...”江厌离这几天一直为那次没有拦住魏无羡而后悔不已,他看着魏无羡恹恹的背影,呐呐地轻声道。


 


 


魏无羡一动不动地躺在锅里,没有回应她,平时闹腾不已的红油都没有溅出来。


 


 


江厌离也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总之魏无羡回来以后就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平时喜欢对着客人下菜的顺序指点江山的习惯都停了。


 


 


她心里猜测着他大概是被蓝忘机拒绝了,所以才不开心。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嗤...要我说,姐姐你直接去对面问一下好了,看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活像是被狗追了八十条街。”江澄泡在番茄锅里道,眼睛时不时瞄一眼这边。


 


 


“哎呀,要我说啊...江家姐姐,您看魏哥这样,根本就是失恋了啊。”来串门的百味酱妖精聂怀桑从兜里拿出自己地专用小勺子,小心翼翼地将每个酱都弄出来一点放在一旁的碗里。


 


 


嗯...我喜欢麻油...多放点好了...


 


 


他将麻油舀起来一勺,想想不够,又加了一勺,然后搅拌了下碗里面的一堆酱料,掏出小筷子沾了一点点尝尝,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百味酱就是要自己喜欢的多放点。


 


 


“啥玩意?失恋?他?”江澄一下子坐起来。


 


 


“哎呀...我刚才有说什么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呀...”聂怀桑用扇子遮住了下半边脸。


 


 


“你明明就是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就听你瞎扯!最看不起你们这种吃火锅沾乱七八糟酱的邪教了!”江澄愤愤地拍了拍锅檐,“油碟才是火锅的正义!”


 


 


“哎呀...我不清楚...不知道呀...”


 


 


江厌离看着江澄单方面地吵成一片,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看向魏无羡,怕他冻着,给他锅里加了点汤。


 


 


 


====


 


 


 


接近打烊时间了,江厌离正准备关门,就看到一个女孩在这雨夜没有打伞,浑身湿淋淋的,低着头推门就进来了。


 


 


“抱歉,我们要...”她温柔地提醒道,但是看到女孩抬起头发红的眼眶,将下半句话咽了回去。


 


 


“请问要什么锅底呢?”她微笑着。


 


 


“随便什么锅底...麻烦您了”女孩子犹豫着看了看四周,坐到了最角落的位置。


 


 


火锅朋友恋人家人一起来吃最是常见,也最是热闹。但是孤身一人的也不是没有见过,要说可怜也不可怜,寂寞也不寂寞,毕竟这种事情,冷暖自知,个人自有个人的乐趣和原因。


 


 


“姐姐,我去吧,我看她这样子像是吃不了辣。”江澄抬头看向江厌离,撇了撇嘴。


 


 


魏无羡却是一反蔫蔫的样子,一下子坐了起来,道:“我去吧,这种情况我来处理。”


 


 


江厌离犹豫着看了看他发白的脸色,问道:“阿羡...你状态可以吗?”


 


 


 


魏无羡点了点头,嘴角牵起一抹勉强的笑意:“当然啦师姐,安慰女孩子我最擅长了...”


 


 


他顿了顿道:“...而且火锅是会给人带来幸福的感觉,不是吗?”


 


 


江厌离一愣,笑着回道:“是啊。”


 


 


 


====


 


 


 


魏无羡托腮坐在锅底看着女孩子闷声不吭地将食材塞进锅里,然后捞起来迅速地吃掉。


 


 


嗯...看手法和顺序是个老手...真让人省心...要是所有的客人都这么让人省心就好了,我就可以早点变成人型了。


 


 


想到这里,他心口又是一抽,蓝忘机那日说的话像一个小锥子凿进了他的心口,深深地埋进了心脏的最深处,拔也拔不出来,放在那里又疼得慌。


 


 


唉...不知道蓝湛现在在干什么呢...会不会因为我这段时间没有去烦他而心情舒畅不已呢...


 


 


突然他的思绪被女孩子如同哽住一般的声音打断了,他抬头看着她的眼眶。


 


 


...明明是忍得要命,却偏偏抑制住自己不哭出来的样子。


 


 


自己心里也开始涌上了密密麻麻的烦躁感。


 


 


“我真的很喜欢你...”女孩突然出声了,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空气里的谁听。


 


 


魏无羡精神一振。


 


 


“你总是嫌我缠着你烦...你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忙...我已经尽量不去打扰你了...”


 


 


她顿了顿,几乎是哽咽道。


 


 


“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心...我只想远远地看着你...看你一眼都好啊...”


 


 


“喜欢你好累...我不想继续喜欢你了...”


 


 


突然她像是下定了决心


 


 


“不如我和你说再见吧,我要当着你的面,再说一次喜欢,就永远地放弃喜欢你了。”


 


 


她眼眶红得不得了,喉咙嘶哑,几乎是快要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魏无羡看着她,良久,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魏无羡手指微动,锅里的红油颜色逐渐变深。


 


 


“嘶...怎么这么辣啊...”女孩被辣得嘶嘶抽气,但是手上的筷子还是不停。


 


 


“真的好辣啊...辣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呜...”一滴又一滴的眼泪砸在桌子上,将桌板颜色染得更深。


 


 


魏无羡靠在锅边,袖子一挥,一阵微风将纸巾往她面前推了推。女孩抽泣时肩膀耸动着,一张又一张地抽出纸,将眼泪全都给堵在手掌间。


 


 


他心里无奈地想


 


 


【别啊...给我留一张啊...我还想哭呢...】


 


 


【我可连喜欢...都没说过一次呢...】


 


 


 


====


 


 


 


“老板!这锅怎么这么苦啊!你麻辣锅里放黄连了啊?!”一个客人抱怨地拍着桌子。


 


 


江厌离急急忙忙地上前将锅端起来,道:“不好意思,最近麻辣锅底料出了点问题,新的原料还没有送来,我给您换一个番茄锅吧,这顿算我请的!”


 


 


客人哼哼了两声,脸色好了一些。


 


 


江厌离将锅端去厨房,对着里面蔫了吧唧抬头看天花板的魏无羡叹道:“阿羡...不如你这两天先休息一下吧,你状态不好,连着锅也变苦了...”


 


 


魏无羡眼神放空,嘴上回道:“抱歉,师姐,你让我一个人静静就好了...”


 


 


苦锅事件这几天已经发生不下九次了,“云梦”火锅店曾经招牌之一的麻辣锅都快变为了烂招牌,旁边的竞争火锅店或多或少知道了一些消息,都高兴不已。


 


 


江厌离叹了口气,准备出去将菜单上的麻辣锅给划掉,结果就被门口急急匆匆进来的身影弄得一愣。


 


 


蓝曦臣脸上略带焦虑之色,看到她时,眉间舒展了一些,问道:“魏公子在吗?”


 


 


“啊他在里面。”江厌离露出意外的神色,要知道蓝曦臣一般都是处变不惊的样子。


 


 


蓝曦臣道:“我想去看看他可以吗?”


 


 


“可以啊,跟我来吧。”江厌离将他带去了厨房。


 


 


蓝曦臣看到魏无羡蔫了吧唧地在锅里躺着,有些焦急地凑上,轻声道:“魏公子...你还好吗?”


 


 


魏无羡眼睛抬了抬,看到是蓝曦臣,将身体侧了过去,不太想让他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万一给蓝忘机知道了就更不好了。


 


 


蓝曦臣心里一沉,以为魏无羡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去理会他了,急急忙忙地抓住撑着桌子,对着魏无羡道:“忘机他因为家族的规则封印,自己不能离开冷泉,托我给你带了话。”


 


 


魏无羡身体一僵。


 


 


【兄长,我同意让他在锅里下荤菜。】


 


 


“他说,他喜欢你。”


 


 


【虽然会搅浑冷泉,违反规定,但是可以允许他进来与我一同修炼。】


 


 


“他还说,他愿意和你一起双修。”


 


 


【希望他尽快...身体康复。】


 


 


“他希望你尽快身体康复,想亲眼看看你。”


 


 


蓝曦臣在自己的弟弟两天内第五次穿歪衣服以后,终于忍不住问他怎么了。


 


 


心里想着:嗯...这样说也没有错吧...我看忘机脸上就是这个意思啊?


 


 


魏无羡身体一震,整个人转过来,苍白的脸涌上了血气,紧紧地抓住了蓝曦臣的手。


 


 


急急地回道:“求你帮我带话给他!!求你!”


 


 


看到蓝曦臣点了点头,向来皮厚的他竟是有些羞涩地开口道。


 


 


“请你帮我问下他,愿不愿意和我拼鸳鸯锅...”


 


 


 


====


 


 


 


M市向来以火锅出名,其中常年霸占排行榜第一二的就是“云深”和“云梦”两家。


 


 


两家一个以清淡的素锅出名,一个以麻辣锅和番茄锅为招牌,本是毫无关系又毫不干扰的两家。某一天却突然推出了鸳鸯锅的锅底,将素锅与麻辣锅拼在一起,素锅也可以开始下荤菜了。


 


 


这让火锅爱好者跃跃欲试,每天都在两家店门口排出一条长龙,想要尝试新品种。


 


 


今天“云梦”的店里也是人头耸动,吃辣锅的各个被辣到汗流浃背脸色通红,但是伴随着亲朋好友间的插科打诨和谈笑风生,辣的程度好像也没有那么厉害了。一个人吃素锅的,心态依旧平和安定,享受着个人的独处时光,偶尔还会和窗外的陌生人打上两声招呼,对上两次视线,微微一笑,即使以后可能不再相见。


 


 


然而,鸳鸯锅的桌上却格外得嘈杂。


 


 


“蓝湛蓝湛!看我看我!”魏无羡趴在两人之间的金属隔板上,笑着跟蓝忘机招手,似乎是过度兴奋了,突然脚下一个打滑。


 


 


一双手稳稳地越过隔板托住了他。


 


 


“小心。”声音又低又磁,勾得魏无羡心里发痒。


 


 


他几乎是有些按捺不住地凑近蓝忘机的耳边,笑着道:“怎么样?双修的滋味不错吧?以后一三五去你大哥那里,二四六来师姐这里,周日休息好不好?”


 


 


蓝忘机一愣,转头看着他,浅色的眸子专注里透着一丝丝莫名,道。


 


 


“你说的双修是这个?”


 


 


魏无羡点点头,拉紧了他的手,道:“是啊,怎么了?”


 


 


蓝忘机沉默了,半晌回道:“...今晚再跟你说。”


 


 


“好啊好啊,你说我就听着,你说什么我都爱听。”


 


 


“.......”蓝忘机耳根微微发红,他向来对这个人的坦率没辙。


 


 


 


====


 


 


 


是夜,江厌离听到厨房有异动,推开房门看了看。


 


 


桌面上,一个红油的锅底在剧烈地翻腾着。


 


 


...大概是阿羡又踢被子了吧。


 


 


她笑着关上了房门,心里轻轻地说了一声晚安。


 


 


却没有注意到滚烫的红油里冒着的一丝冷冷的寒气。


 


 


 


 


 


 


 


 


——————————晚安——————————


 


 


聂怀桑:嗯?消息谁传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百味酱真好吃。


 


 


 


——————————————————————————————————


 


这个梗真的是突发,因为我的朋友中午拉我去吃火锅,然后脑子就冒出来了梗,爆肝了一样地弄完了(死


 


我:吃啥吃啥?


朋友:火锅吃吗?


我:...又是鸳鸯锅?


朋友:是啊,不然呢。


我:你这是在侮辱火锅的尊严你知道吗!你只考虑到你自己!你有考虑过火锅的感受吗???!!!


朋友:我请客。


我:您是要拼番茄锅还是清汤啊...要啥酱我去帮您调...


 


然后吃的时候,我朋友看我盯着火锅盯了半天(。


 


就是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架空故事。


 


美食是让人享受的,我喜欢火锅,我也希望大家吃火锅的时候能感觉到快乐。


 


有点匆忙赶出来都没修,bug请原谅。


 


晚安!祝大家周五快乐!


 


 




 









Saint.Ⅲ:

啊,想画老祖羡血洗不夜天的场景,但是画不粗……本来线稿勾的好好的,结果脑抽用了高斯模糊……一下子糊没了……重勾了一遍,和原来的想法不一样,凑合虐吧……专注画刀子一万年!!!

【忘羡】下流星雨时要谨言慎行01

马达马达大捏:

现pa 工作室总监叽*刚入职直男羡

叽有个神秘身份(我觉得很明显)


01

“就算天崩地裂海枯石烂,我魏无羡这辈子的择偶标准都不会变!澜望姬就是我前进的动力!娶妻就该娶澜望姬这样的好女人!”

温情关掉语音,对着瘫椅子上的魏无羡挑了挑眉。

魏无羡就像个被戳漏气的气球,如果乌云能飘到他头顶,那现在肯定已经下起了磅礴大雨了。

“情姐我求你别说了,我收回这句话…”

“大猪蹄子,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瘫着的魏无羡突然直起了身子,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温情,

“你试过和你的女神一起上洗手间吗?????”

而且你还没他大。

还没他大。

没他大。

“没有……”

魏无羡神情恍惚的晃晃脑袋,“太震撼了……”


那天下午。

“卧槽!澜望姬!!!”

魏无羡吼完才发现这是在男厕,虽然只有身边这么一个人和他在一起,但俩人保持着同样尴尬的姿势,谜一样的气氛在空气中一点点弥漫。

待解决了生理问题,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西装男人,一脸冷漠的淡声问道,

“你认识我?”

何止是认识,我还一直想和你谈恋爱生猴子的……

入职蓝氏旗下的云深游戏工作室的第一天,魏无羡三番四次在这个设计得像迷宫一样的工作室里迷路。

好在老天有眼,让他转角遇到爱,终于找到了洗手间。

还让他在洗手间里遇到了自己的女神。

一个目测和自己差不多高,声线低沉磁性,除了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其他和澜望姬一点都搭不上关系的……澜望姬。

“然后你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样啊……当然是盯着他的脸发呆了,真的和澜望姬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温情关掉手机,抬头认真的看着面前又瘫回去的某人,“魏无羡,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你许愿要和澜望姬结婚的。”

“记得啊,就那次流星雨吧,咱们这里看不见,江澄那里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他还特意视频给我看,说什么下流星雨时许愿很灵的让我也许个愿,我当时还嘲笑他来着,这么大了还少女心……”

说罢,魏无羡好像突然顿悟了什么似的,“我靠,不是吧……下流星雨时许愿真的这么灵吗??我现在撤回来得及吗???“

“超过2分钟了不能撤回了,恭喜魏无羡喜提结婚对象。”

“我求求你做个人吧……”

午休转眼就过去了,魏无羡有气无力的挥别了前来探望的温情。

现在虽是夏末,但是公司门口没有空调,整个人暴露在依旧毒辣的太阳下还是热得很,魏无羡见温情上了车就立马逃回了大楼里,刚进去,就被地毯绊了一下,撞进了一个檀香味道的怀抱。

澜望姬的人设其一:身上永远带着清雅的檀香味道。

霎时间,魏无羡大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一直回荡,“出现了!是澜望姬!是老婆老婆老婆老婆……”

突然,昨天听过的那低沉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没事吧。”

魏无羡被圈在他怀里,不假思索道,“老婆!我没事!”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沙雕脑洞哈哈哈哈溜走码字

【忘羡】非典型性婚姻 12

泠依惜:

先婚后爱abo


精英叽×调酒师羡




其他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被曝光的是一组在相关机构拍摄的照片。


拍摄时间是一年半前。由于拍摄角度和距离的关系,照片上的人脸很模糊,但只要是个明眼人仔细点儿都能看出来——被拍到的那人正是蓝忘机。


这条新闻里并未直接提到蓝忘机的名字,但字里行间全是暗示,所有描述都往蓝氏财团和他身上引。由于蓝家兄弟在业界树立的形象一直很正面,此事一出,顿时骂声一片。魏无羡往下拉了拉评论区,质疑消息真伪的声音很少,大多是网友义愤填膺的痛骂。


他第一反应是蓝忘机绝不可能做这种事——商业对手利用舆论声势趁机制造假新闻陷害,这种情况并不算少见,但不知为何魏无羡此时就是没来由地心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就等不及地给蓝忘机打电话。


蓝忘机那头倒是很快便接了,魏无羡不等他出声,劈头盖脸就问:“蓝湛你现在在哪?公司还是家里?”


蓝忘机很明显地顿了一下,才道:“还在公司。”


魏无羡道:“好,我现在就去找你,有话要跟你说。当面说。”


蓝忘机道:“……好。”


又马上补充道:“你别过来了。我现在回家。”


魏无羡急急忙忙地冲出吧台时差点撞到服务生手里的托盘。服务生见他要走,忙道:“魏哥你去哪里?今天宁哥不在,你不能就……”


魏无羡边推门边头也不回地道:“你帮我给他打电话!或者……或者让温情来替我!实在不行今天歇业!”


笑话,他现在哪儿还有心情悠悠哉哉待在这里调酒?!


魏无羡一路风风火火地冲回家,蓝忘机也才刚到,正在玄关换鞋。他看了魏无羡一眼,竟还颇为淡定地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魏无羡当然没心思喝,随手往茶几上一放,道:“蓝湛,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蓝忘机平静地道:“你知道了。”


魏无羡一愣,莫名觉得有点好笑:“我之前的确不关心这些。那我不知道的话你是不是还打算一直瞒着我了?你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沉默了半晌,垂下了眼睛,道:“抱歉。”


魏无羡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难道你真的……?!”


蓝忘机又道:“我的确是去看了一眼。”


“……”魏无羡一颗心坐了过山车一样,撞到嗓子眼又跌回肚子里,确认道,“只是看了一眼?别的什么都没做?”


蓝忘机点点头:“是。”


魏无羡松了口气。他深知蓝忘机为人,绝不可能说谎,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还没想好要如何开口,蓝忘机又开口了。


他道:“抱歉。”


魏无羡抬起头没好气地道:“有什么好道歉的?你又没做什么,看一眼还不让看了吗?”


蓝忘机微微低着头,没说话。


魏无羡道:“这肯定是有人趁机搞你,那么早就拍到了照片却现在才放出来……啧啧。”他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想了想,似乎应该给蓝忘机也倒一杯,边起身边安慰他道,“没事儿,网上这种风波等一阵子就过去了。你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出面澄清的,只管跟我说。”


蓝忘机看着他,道:“好。”


魏无羡想的没错,这件事的确是有竞争对手恶意陷害,蓝忘机那边甚至已经有了眉目,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暂时没有更好更快的解决办法。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的准备竟是如此充分。眼见蓝忘机那里铜墙铁壁难以下手,转头就把矛头指向了魏无羡。


没过几天,app头条就更新了这件事的最新进展,内容与上回相比更是变本加厉。这次直接指名道姓地提到了副总裁蓝忘机,还有他的婚姻分配伴侣“魏某”。行文间多次指出,具知情人士爆料,二人关系极为不合,是蓝忘机以权势强迫“魏某”成为伴侣。魏无羡半年前某一次在别墅前与蓝忘机争吵的照片甚至也被拍到,虽然打了马赛克,他身后高档小区极有特色的物业楼却很快被人认了出来。


魏无羡目瞪口呆,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蓝忘机却好像早有准备,事发前一天就让他暂时搬回了以前的家,让蜂拥赶来的小报记者扑了个空。


温情在电话中担忧地道:“你这几天要不还是别来酒吧了,你俩的家都被曝光了,迟早这里也得叫人找来。”


魏无羡心里憋得十分烦躁,不过还是答应了。谁知刚挂电话,马上又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来,他出于职业本能接了,放到耳边一听,干练的女声传来:


“您好,请问是魏先生是吗?”


魏无羡:“是。你哪位?”


电话那头道:“我是XXXX节目的记者,关于蓝副总裁利用职权私自系统修改婚配名单一事想对您进行一些采访,请问您现在方便吗?”


魏无羡傻眼了:“……”


那头见他不回答,又继续道:“请您放心,我们会保证您的安全。事后也可对您的离婚手续办理……”


魏无羡不等她说完,对着手机骂了句:“去你妈的!”然后果断挂了电话,拉黑号码,把手机甩到一边去了。


过了会儿,想了想,重新拿过来把电话卡拔掉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XXXX节目的报道就出现在了首页——


“受害omega疑似被控制?蓝氏财团内部不为人知的真相”


魏无羡简直要抓狂,气得几乎拿不住手机,直骂自己太冲动,把好好解释的机会给丢了,同时深觉自己再也没法一个人躲下去了,插上电话卡给蓝忘机去了个电话,结果那边一直占线。他索性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收拾收拾去酒吧了。


温情代替他正站在吧台里调酒,看见魏无羡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吓了一跳:“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家里吗?蓝忘机呢?”


“谁知道。”魏无羡耸耸肩膀,道:“手机号都暴露了,我估计他们迟早得找上我家去,到时候躲都没地儿躲。”


温情还是决得不合适:“那你也不该来这儿?”


魏无羡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酒吧人多口杂,反而不容易出事……大概吧。”


横竖人已经来了,温情也不好再赶他回家,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让他进吧台调酒了,推着他的肩膀催他到二楼去。


魏无羡不高兴道:“你就让我在那待着怎么了。要是真有人找上门来,我躲二楼躲一楼不是一样的吗……”


他话音未落,酒吧大门一下子被推开,几个扛着摄像机的人冲了进来,为首一名记者大声道:“魏先生,我们接到消息说魏先生在这里?”


魏无羡:“……”


温情:“……”


温情狠狠拧了他一把:“你他妈个乌鸦嘴!”


她还想再藏人,楼下记者眼睛比鹰还刁钻,抬头就看到了楼梯上的二人,顿时摄像机的镜头全都打了过来。


本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的想法,魏无羡硬着头皮下了楼,被镜头包围时诡异地体验了一把当名人的感觉。


记者问:“请问您被蓝副总裁限制人身自由一事是否属实?”


魏无羡:“他没有!我也很自由!”


记者问:“您是否对蓝忘机私自修改名单一事知情?”


魏无羡:“我很确定,他没有这么做!”


记者问:“但是现在证据确凿,您却一味袒护,是否是受到了蓝氏财团的威胁?”


魏无羡冷笑:“谁他妈敢威胁我?证据确凿?证据呢?拿出来我看看?有录音还是视频啊?”


记者马上岔开了话题:“刚才和您在一起、举止亲密的beta小姐是否是您的女友?”


魏无羡:“……”


魏无羡:“我老公是蓝、忘、机,听不听得懂人话?”


记者道:“我们知道您可能受到了威胁,请您不要害怕……”


魏无羡终于受不了了。


这些记者根本就不是为了求得真相而来,只是想从他身上套出顺应“民意”的消息来博取点击量而已——说到底他前脚刚从家里出来,后脚这些记者就做足了准备追过来,他又不是什么惹火的明星人物,若说不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指使,谁信?


意识到这一点,他不再和那些记者多费口舌,用力推开人群就想出去。一旁的温宁见状也赶紧过来帮忙,但他二人毕竟力量有限,又不能真的对这些人动手,扛着摄影机的人堵在一起,像墙一般挡住了他的去路,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法走到酒吧门口。


魏无羡怒道:“你们这些人有完没完……!”


这时,酒吧大门忽然打开,十几个黑衣保镖推门而入,动作粗鲁不由分说地把那些记者推到了一边,干脆利落地杀出了一条血路。


魏无羡猛地抬头看去,只见门口一人身着白色西装,神色匆匆,大步向他走来。


魏无羡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但双腿已经自行迈开向那人走了几步,被他的alpha牢牢握住手腕。


身后被拦住的记者顿时像疯了一样地往前扑,喊声在闪烁的镁光灯和相机快门的喀嚓声中此起彼伏。


“蓝先生,您多次逃避我们的提问,是否可以认为您是采取了默认的态度?”


“蓝先生,我们只是想确保魏先生的人身安全!”


还有冲着魏无羡喊的:“魏先生,您作为一个omega,有义务支持我们的omega独立活动!”


……


助理挡在人群面前,礼貌又冰冷地重复道:“恕不接受采访。请各位关注三天后的新闻发布会。”


蓝忘机像是没有听见身后那些乱七八糟声音,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魏无羡的身上,没有往别处多看半分。话音淹没在一片喧嚣之中,听来却是清晰无比,温柔又有力。


他对魏无羡说:“魏婴,我们回家。”


 


TBC




=======


不出意外的话下章,最多下下章,应该会很燃吧..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设定居然可以用燃来形容233



乌索Yu: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蓝湛,这里有个小可爱……
不哭啦……乖~(摸头)” ​​​

ruand:

*图源推特,授权在p2,太太的推特地址https://mobile.twitter.com/zeldac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