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

一个低产的傻甜白

Fransbell:

《与羡书》一,未完待续。
开学前估计是画不完了…

蛋蛋不是蛋:

给给的兔子戳我

账号密码找到了,天杀的密码,当初我怎么想的_(´ཀ`」 ∠)__

君冉长幻:

“嗯~哥哥~你跑·不·了·啦♡”

手动把背景涂白……心塞orz
依然无法驱使这个app可能是手残……嘤嘤嘤
#改老图

濯夜:

你的天子笑已上线hhhhhh
二哥哥,今天又是你的羡羡!

【忘羡】朝露

森罗:

※是糖,原著向短小一发完


※瞎编乱造,私设如山


※承包ooc




朝露







蓝忘机负琴信步踱至树下,微微一仰头,便透过树叶间隙瞧见屋檐上坐着一人。那人支起一条腿以一个慵懒的坐姿对着月光,提起一坛酒便是痛痛快快地一饮而尽。




那股若有若无的醇香飘至鼻尖,萦绕着不肯散去。蓝忘机定住脚步仰头注视那人许久,见他一坛又一坛下去,没完没了,终于忍不住皱着眉从树底阴影下走了出来,沉声唤道:“魏婴。”




话音刚落,一个酒坛便被飞快提起抛下。蓝忘机眉尖一抽,下意识伸出手一托,赶在酒坛摔得四分五裂之前接住了它。没等他回以谴责的眼神,坐在屋檐上那人便朝他扬起下巴,干净利落道:“喝。”




略带沙哑的嗓音里含着明显的笑意,连往日隐忍着戾气的眉梢都是飞扬的。蓝忘机不知想起什么,直着目光愣了许久,随后脸色慢慢恢复平静,淡声道:“你喝醉了。”




“是吗?”魏无羡疑惑地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或倾倒或未开封的坛坛罐罐,小声嘟哝了几句,然后大手一挥:“不管了,今宵有酒今宵醉。含光君,你找到这里来,莫不是要陪我喝酒?”




自射日之征开始后,两人每次见面,总少不了一番言辞冲突。碍于蓝江两家正在共事,魏无羡不会对蓝忘机摆出太难看的脸色,但也鲜少会真心实意地给出什么好脸色,像是心里一直有个郁结,迟迟不解。现下魏无羡微有醺意,反而整个人都和颜悦色了不少,也不知是不是心里那股愁真的被酒浇灭了。




蓝忘机摇了摇头:“我不喝。你下来,酒多伤身。”




往日听到这类劝谏之语,魏无羡定要驳斥回去。然而此时他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将酒坛往旁边一掷,翻身一跃,竟真乖乖地从屋檐上下来了。他一落地稳住身形,便往前一凑,正好凑到蓝忘机鼻尖前,顾不上对方突然僵住的身形,左看看右瞧瞧,然后嘀咕着胡话转身走开。




对方一转身,蓝忘机才略略放松了屏住的呼吸,见他走开,便不缓不急地开口道:“你去哪里。”




魏无羡头也不回:“去哪也要跟你汇报?行吧,我要回去。”




蓝忘机道:“回去不是那个方向。”




魏无羡:“……”




他沉默了一下,转身踱了回来,若无其事道:“知道了。我跟你走。”




话一出口便是一阵反常的沉默,魏无羡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蓝忘机动身,才偏头对上他的双眼:“怎么了?”




蓝忘机后知后觉地收回自己僵直的目光,摇头道:“没有。走吧。”




蓝忘机一如既往秉持家规中不得疾行一条,走得不徐不疾。魏无羡跟在他后面,提着自己刚抛给蓝忘机的酒,边走边喝。两人一路少有交谈,间或魏无羡闲扯几句,蓝忘机闷闷应声,再无下文。但气氛总算是比以往的针锋相对融洽了不少。




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觉着蓝忘机好像有意放慢了速度,以至于他们把一个回程走出了散步的感觉。




已是五更过后,月华收练,远方渐渐显出鱼肚白。魏无羡远眺着那寸拂晓的痕迹,恍惚间觉得这条绵长的路衔接着极远处的黎明,似乎没有尽头。







黎明逐渐漫过黑夜,鸟雀啁啾声逐渐明朗,朝露自草尖滑下,模糊地映出两人的身影。




蓝忘机和魏无羡昨日刚替这个镇上的几户酒家镇压了一只嗜酒如命的精怪,好说歹说推掉了那几家人的宴请,却抵不住热情——或者说某人欲迎还拒地被硬塞了数坛当地名酿,随身带着自然是不方便,只好先喝掉一些。




魏无羡一喝上酒就停不下来,于是到清晨整个人还是醉醺醺的模样,走几步就要往蓝忘机身上靠一靠蹭一蹭,软着嗓子说一些不知羞的话。




蓝忘机面不改色稳步前行,悄悄泛红的耳根却落在了魏无羡眼里。他心里窃笑一番,然后两手一张上前环住蓝忘机脖颈,故作埋怨地道:“唉,怎么晃晃悠悠的,想当年我可是千杯不醉的,现在怎么才几坛下去就神志不清了……”




蓝忘机知道他神智分明还清得很,也没指责他光天化日搂搂抱抱,只淡淡道:“醉过。”




魏无羡:“……什么?”




蓝忘机道:“你以前也醉过。”




见魏无羡一脸呆愣,蓝忘机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射日之征的时候……你醉了,还说,跟我走。”




魏无羡呆了片刻,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知道了,我想起来了。含光君,你那时候是不是心里特激动?特别想直接把我扛回你家去?”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别过脸,“没有。”




魏无羡不怀好意地把脸凑过去:“为什么没有?唉,我都说跟你走了,你说你要是那时候直接把我带回你家去这样那样如何如何一番,可不省事多了……你别那样看我,好好我知道我们二哥哥,君子含光举世无双……”




蓝忘机无奈地看着他,待他乐子取够了消停下来,才缓缓道:“现在也不晚。”




魏无羡闻言便自觉应声:“好啊,我跟你走。我们去哪?”




蓝忘机道:“回家。”




魏无羡笑着放开扒拉着对方的手,与他并肩而行,并又控制不住地开始了天南地北的瞎扯。蓝忘机目光柔和,一如既往地柔声应和。




两人的身影在清晨的薄雾中渐渐淡去。绵长的路衔接着的远方,是万重青山与缥缈云烟。




世路穷穷,幸而两人并肩相伴,行尽人间山河。








-没了-




写完百度了一下题目


【朝露】释义:1、早上的露水。2.比喻存在时间短促。3.引申为少年而死。


……………………


神经病啊!